海外見實習

2019 美國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暑期交換分享

美國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暑期交換心得

 

學生:童冠璇

       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的藥學領域是帶著臨床藥學前進的巨擘,也屢次聽聞本系教授與與臨床藥師都曾經至該校進行visiting pharmacist,或至UIC短修完成Pharm.D訓練,因此我想一窺台灣與美國的臨床藥學教育上、制度上或工作內容上究竟差異在哪裡,所以報名參加了此暑期臨床藥學的計畫與課程。
       每天的課程從上午九點開始至下午三點半,切割成上午是分系統或疾病教授藥物治療學的內容,例如:代謝症候群、心血管疾病、老人疾病、小兒疾病、腎臟疾病…….等等,下午則是利用上午授課的知識進行soap的寫作,與病歷問診的解析與說明,讓我們能迅速活用上午所學習的知識,像是如何選擇劑量如何在不同guideline中拿捏一個平衡、如何正確地問診並給予正確的處方藥和正確安全的劑量,另外我們也會學習熟習各類儀器。而在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的課程是重症病房的用藥。因為加護病房屬於重症隔離病房,病房中的病人病情隨時都有變化且易出現命危的緊急狀況,當醫師診斷出疾病後,隨即會開立相對應的藥物治療病人。舉凡藥品選擇是否合乎診斷,用量是否恰當,及多種藥品之間是否會相互影響,而造成治療差異等等用藥問題,都是加護病房臨床藥師需要在短時間內找出的答案。因此可知重症藥師需要如何快速評估出合適的藥物劑量與療程,即時調整,才能達到最好治療效果,所以也由此可知美國的藥師是相對需要非常專業的訓練的。另外,學校也有安排PGY的學生們和我們做經驗分享。在美國,藥學生畢業後的第一年做一般藥師的訓練,著重在建立與加強合理性藥物治療的知識與技巧上,使訓練藥師成為獨立具有臨床技巧和知識的藥師。第二年則可以依每個藥師不同選定所要訓練的專業領域,使其未來成為該領域的專家,同時培養他們做臨床數據的能力,所以每一位學生都被要求需要做一項臨床實驗的報告。UIC的藥學生甚至也如同醫學生一樣有值班的機制,雖然對一個學生而言,在大半夜負責全醫院的用藥是一件相當具有挑戰性的任務,但也因為經過種種的這些訓練,他們的臨床藥師的專業度和台灣的藥師比起來就的確大相徑庭。
       無論是聽教授們或藥師們分享他們的工作經驗時,都不禁會有些羨慕他們的藥學知識在醫療體系中受到的重視與尊重,一間醫院裡面不良的藥物反應和抗生素的抗藥性的問題,倘若能有藥師的監督下調整,都能夠更精準的解決,對病人來說無疑是更安全的用藥照護,同時,醫院的藥事經濟上也能省去一筆不必要的浪費。但是這個應用藥學知識的決策能力,也需要從課程上更扎實的學習來培養,更專精的分科訓練來學習。像是美國的調劑藥師與門診專科藥師就分得非常清楚,大家更專精於自己的領域,就能提供更有效率的醫療環境。總結來說,這個暑期計劃對我來說最大的刺激便是我在臨床藥學的學習上專業度是非常的不足的,藥學的體制在台灣也存在著一些需要去被改變的問題。因此如何自學以提升自己的能力是我留給回國後的自己的一個課題。體制方面很難朝夕間就能夠被改變,但我推薦能夠有更多學生願意出去看看不同國家的用藥體制的優劣在哪裡,讓台灣的藥學體制也能夠向更精準、更完善的方向邁進。

 

學生:王芊蓁

       一直以來台灣的藥學教育都以美國為標竿,希望藥師可以更走入臨床為病人提供更好的藥事照護服務,而身為未來藥師的我也很想知道國際臨床藥學的發展與趨勢,於是便參加了這個暑期UIC實習,希望能從中獲得一些資訊與啟發。
       透過這次實習,我們參觀了當地的醫院與社區藥局,也上了許多不同的課程。其中我覺得美國的臨床藥師真的發展的相當成熟,分工十分詳細,還有on call、專科學習的PYG訓練,讓每個臨床藥師都有自己的專業以提供病人照護,而無需分心於調劑、發藥等事務。
而於課程安排上,我覺得教學模式跟學校的藥物治療學很像,都是從疾病介紹、藥物治療開始講起,最後以案例進行討論。但其中小兒用藥與Telemedicine是我們比較陌生的領域,畢竟一般的治療指引都是以成人為標準,鮮少會做小孩的試驗,因此在小兒劑量上要多加注意。另外,我們也有看藥師如何用科技和犯人進行遠距的諮詢,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措施,節省了藥師與病人的錢與時間,也能夠保障每個人受醫的權利,這是未來台灣醫療可以再多加努力的領域。
       經由這次實習,我看見了美國藥師的教育養成與發展、了解美國的醫療體系,也變得更加獨立,我覺得參加這個活動帶給我一些震撼和想法,讓我體會藥師能做的事情其實無遠弗屆,只要培養好實力,勇於嘗試,就能慢慢改變環境,帶給需要的人更好的照護。如同教授的勉勵:「Do something. It’s  better than do nothing.」我們所需要的就是行動!

 

學生:蔣承軒

       經過這次的國際實習,從學校裡的教授、當地學生、不同國家的同學身上學到了很多。像是上課方式:老師會主動跟學生互動,也喜歡學生提問,尤其在個案討論的時候,會引導學生說出對病人最好的解決方法。至於當地學生,也分享他們的所學以及課程內容,他們需要一邊做學校的研究,一邊在醫院實習,需要學習的知識量非常大,所以我覺得他們都具備極高的抗壓性和應變能力,每天都面對不同的挑戰,這是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
       來參加暑期課的除了不同國家的藥學生外,還有已經在職業的藥師,所以我藉由此機會來了解不同國家藥師的執業環境、醫院制度以及從學生的教育方式、藥學課程規劃,來比較和台灣的不同,更拓展自己的人脈以及國際觀,對於不同國家的看法及文化,都給予尊重。
       在課堂中,也運用到在台灣所學的知識,在這裡學會如何把數據運用到真實案例上面,以及如何衛教病人,還有學到諮詢病人的技巧,並且可以順利寫出SOAP,透過案例的練習,更能理解老師想要交給我們的。除了聽課程之外,還有實做課程,像是量血壓、模擬老人、呼吸器的使用,我覺得課程安排適當,讓學生可以上到不同方式的課程。
       以飲食方面來說,因為美國物價高並且加上稅率,在餐廳用餐就會非常貴。為了省點生活開銷,我們在美國會兩三天去一趟超市,購買生鮮食材回到宿舍一起烹煮,自己煮比較健康、口味也較清淡;再加上美國速食風氣盛行,到處都是速食店,雖然比餐廳便宜,但還是比台灣多了兩倍價錢,所以在美國生活一定需要自己烹飪,常常自己準備食物的原因,也增進我的廚藝。
       接著,在交通及安全方面,只要出去學校就需要搭乘地鐵或是公車,而美國的治安並不像台灣好,幾乎都是團體行動,並且只要有人靠近我們,就會互相提醒,所以我們警戒心很高,也會注意自身安全,每次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都會像是小探險一樣,是個不錯的體驗。

 

學生:蔡易珊

       這次至UIC的暑期課程不僅讓我獲得知識,看到了不同教學方法及上課模式,也學習了更多生活 技能.
在課程方面,雖然大部分的課程都有在北醫學習過,但還是有很多不同.以老人用藥為 例,除了用藥的討論,也加入了實際的老人體驗課程,像是戴上模糊視力的眼鏡、喝加入增 稠劑的果汁等,讓我們能設身處地的為病人著想;而戒菸衛教的課程中,教授也帶來了各種 類型的吸入劑讓我們學習如何使用及衛教病人;最印象深刻的則是小兒用藥,在北醫並沒有 學習過這個專業的課程,參與課程後才知道小兒用藥又根據出生週數、年齡而細分成不同類 別,而不同類別的孩子又會因為體重不同而有用藥差異,但這些都是沒有治療準則可以去遵
循的,只能由藥師與醫護團隊不斷的討論與嘗試,非常具有挑戰性. 除了課程教學,UIC也介紹了他們的醫療系統UI Health及臨床藥師的訓練,與台灣不同
的是,在UI Health中,每一個科別都會有專科的醫療團隊,團隊中有醫師、護理師、臨床藥 師和營養師等,而每天團隊都會開會討論病人的相關資訊,一起制定治療計劃;而臨床藥師 是非常受到尊重的醫療人員,只要有任何藥物相關問題都一定會參考藥師的意見.
在藥師的訓練方面,美國的住院藥師訓練只有一年,如果想成為臨床藥師則需要額外再進 行一年的專科訓練;在UI Health中很特別的是,在第一年的住院藥師訓練中,設有on-call 制度,也就是住院藥師們必須輪流在半夜執,而整個醫院只會有一位住院藥師留守並負責藥 物相關問題,這個制度能讓剛職業不久的臨床藥師訓練反應和問題解決的能力.
       近年來台灣也逐漸朝美國臨床藥師制度邁進,美國能擁有今日這樣進步的醫療制度並不是 一蹴可幾,也是花費了許多時間、人力才能達成;我們必須要先改變自己的態度,才能去影 響整個台灣的醫療環境,想要從調劑藥師走向臨床藥師,必須額外學習非常多知識、增加許 多工作,但唯有這樣才能真正提升藥師價值,並且真的幫助到病人.